首页 > 科技资讯 > 比尔·盖茨为什么说 TikTok 是“有毒的圣杯”?
尽管微软官方已经声明,针对TikTok收购案9月15日前不会再做进一步回应,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还是在近期接受美国《连线》杂志专访时回答了和TikTok相关的问题。关于这场收购,比尔·盖茨保持谨慎乐观态度。盖茨直言特朗普希望为美国财政部从中争取抽成的行为“很奇怪”,“但无论如何,微软不得不应对这一切”。

访问:

阿里云福利专场 云服务器ECS低至102元/年

他还说:“谁知道这笔交易会发生什么。”

比尔·盖茨已经淡出了微软最核心的管理层,并非洽谈TikTok收购的直接决策人,但作为微软的技术顾问,他仍会为公司的重大决策提供意见。

盖茨如何看待TikTok?他回答里最有深意的这可能是这一句:“poisoned chalice”(有毒的圣杯)。

“有毒的圣杯”,或者说是“金杯毒酒”,出自莎士比亚的戏剧名著《麦克白》,通常指那些看上去诱人但可能会带来麻烦的东西。

比尔·盖茨用它来比喻和TikTok的交易,到底说的是什么?

“社交媒体不是简单的游戏”

显而易见,这场收购可能给微软带来收益。

TikTok最主要的收入来源是广告。微软旗下有搜索产品Bing,有Xbox等娱乐业务,还有企业服务,这些都能与TikTok在业务上形成协同,进一步扩大微软数字广告业务的整体规模。

更重要的是,TikTok所属的社交媒体赛道,以及背靠的Z世代年轻用户群体,都是微软一直想抓住却又求而不得的东西。华尔街日报就曾指出,一旦拥有TikTok,微软就可能被YouTube和Facebook视为最大竞争对手。

在拓展业务边界,拓宽用户群上,收购TikTok藏着微软的野心。正是面对这么一桩看似“完美”的交易,比尔·盖茨却发出了“金杯毒酒”的警示。

因为事情的另一方面,并没那么简单。比如前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高级顾问吉吉·索恩就直言,“微软会给自己找来一个大麻烦”。因为仇恨言论、虚假信息、恶意攻击等内容始终存在于社交媒体之中。

这些信息,比尔·盖茨自己就深有体会。今年以来,他把工作重心放在抗疫上。他说,“我们花了数百亿美元买疫苗来拯救生命”,但在一些社交媒体上,却有人评价“我们是在赚钱,我们是在结束生命”。

这些言论,“在某种程度上颠覆了我们的价值观和我们的历史记录”,比尔·盖茨说,“网络谣言很能蛊惑人心,你(平台方)必须能够辨别,让它们传播得慢一些也是好的”。

看得出来,比尔·盖茨对于现有社交平台上的信息传播管理机制,有明显的不同意见。 

如果微软获得TikTok这样一个以算法为核心,并且拥有庞大用户量的公司,它就有可能依靠“算法的价值观”,来改变这个现状。

被问及对于微软进入社交媒体的态度,比尔·盖茨表示,让Facebook拥有更多的竞争对手“可能是件好事”,“特朗普却在杀死这唯一的竞争对手,令人匪夷所思。”

然而运营一家用户庞大的社交媒体,必须面对自由表达所带来的社会影响和内容监管上的风险。

以Facebook、YouTube和Twitter为例,尽管这些产品已经采用了人工智能技术,雇佣了成千上万的内容管理员来删除误导性内容,但有风险的信息还是可能成为漏网之鱼,他们不得不持续为自己辩护,一方面向美国政府自证清白没有操控舆论,另一方面也必须面对用户的不满和质疑。

比尔·盖茨显然看到了这些问题。他说过,“要做大社交媒体并非一场简单的游戏”,“TikTok不仅有舞蹈动作,还有政治内容”。他显然知道微软将TikTok收入囊中后,会给微软和美国政府的关系带来更多“摩擦”,也会给微软带来更多全新的挑战。

这恐怕就是那个“金杯毒酒”名头的由来。

TikTok到底味着什么?

比尔·盖茨并非TikTok的目标用户。他对这款应用的了解主要来自自己的大女儿。他很好奇,女儿为什么要花那么多时间刷TikTok。

目前,TikTok在美国的月活用户约为3000万,其中42%的用户年龄在18-24岁之间。这些是美国Z世代的主流用户。

年轻人在TikTok上分享生活、趣味段子、舞蹈动作等娱乐化视频,也会通过这款应用发表对时政、经济等社会议题的看法。这些内容通过机器学习形成的算法,被高效精准分发到用户手中,然后其中一部分形成了持续的关注关系。

今年6月22日,特朗普在美国俄克拉荷马州Tulsa市召开竞选集会。这原本是一场网上预约爆满的活动,结果出席的观众远未达到预期,场馆内空出了大片座位。特朗普被放鸽子了。

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大批美国年轻网民参与了一场恶搞计划,大量用户注册了这场集会,再故意不参加。

MaryJoLaupp发布在TikTok的视频内容截图|网络

而整个事件的起因,是一位叫做MaryJoLaupp的网友在TikTok上发了一条“泄愤”的视频,因为她目睹了特朗普枉顾疫情的严重和民众的抗议、坚持举办大选聚会。视频中,她神情严肃,“建议大家都去订票,然后把特朗普孤单地留在台上。”

MaryJoLaupp并非什么大V,她的Twitter账户只有4000多粉丝,是一位本地的音乐家,自称“TikTokGrandma”。但这个视频提议很快得到了大量TikTok年轻用户的响应。

在诸多媒体的报道中,这场“空座事件”体现了年轻一代表达态度的创造力,以及完全不同的行为方法,也被认定为特朗普与TikTok的年轻用户结下了梁子。

今年7月初传出特朗普政府要封禁TikTok的消息后,TikTok里美国的年轻人就在推特上发起了“拯救TikTok”(#SaveTiktok)的行动。

有TikTok用户录制视频表示,如果特朗普真的执行“封禁令”,他就会出现在白宫与特朗普对峙。白宫顾问凯莉安·康威15岁的女儿克劳迪亚·康威也加入到了此次“报复”的行动中。

TikTok上拥有75万粉丝的创作者胡安·布克甚至发布了一段视频,教大家如何给特朗普竞选app刷差评。这条视频点击率已接近600万次。

胡安·布克的教学视频与特朗普选举App的一星评论|产品截图

粉丝们纷纷响应号召,涌入应用商店给特朗普的App刷一星。这使得该产品的下载量一度暴涨。SensorTower数据显示,其当时在苹果商店的排名一下从第486位升至第2位。

《纽约时报》评价,TikTok已经成为了年轻人进行创意表达和保持人际交流的重要平台,尤其在选举临近时,TikTok成为了Z世代活动家和有政治思想的年轻人组织和分发政见信息的渠道。

实际上,TikTok和抖音虽然几乎是一个产品形态,但是在中美却完全变成了两个不同的东西。在中国是人们消磨时光的休闲娱乐产品,但在美国却有着更强的社区属性,也具备了年轻群体表达态度和意见的作用。

而TikTok对内容的管理一直面临两难,一方面,之前因为一些涉及政治的内容,被川普政府指控限制“言论自由”,另一方面,又被同样的政府指责“影响舆论”。

Facebook等平台同样有这样的两难问题,但Tiktok实质上压力更大。因为他带来的是美国年轻一代,摆脱了Facebook和Twitter平台原有的影响力模型,构建出的新模型和新的高影响力群体。

对美国政客而言,这才是他们刚刚学会如何玩转互联网影响力后,又一个无比头疼的新挑战。当然,这也是让Facebook看上去会感觉“酸痛无比”的点。

目前,有官员敦促特朗普对TikTok采取更强硬的立场。比如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就曾公开表示,不认为将TikTok出售给一家美国公司就能解决国家安全问题。其实,他不愿意说的后半句,恐怕是担心这种的新的影响力机制和新的影响力平台,会进一步让美国政治家们更难掌握整个国家的舆论。

所谓担心数据安全本身就是莫须有的怀疑,美国政府真正担心的恐怕也不是中国控制美国舆论,而是担忧自己对于舆论管理的失控。因为如今社交媒体影响社会认知和态度的模型,已经和传统媒体完全不同,这让美国政府感到了恐惧。

当年美国在全球点燃“颜色革命”的套路,如今在黑人弗洛伊德死亡案件上,几乎遭遇了一摸一样的“backfire”(回火)。除了用做转移内部矛盾,和制造中国威胁论之外,这也是白宫希望杀死Tiktok,同时震慑、约束其他社交平台的隐秘心思。

在互联网的内容媒介从图文向视频转化之时,TikTok创造了一种区别于Facebook和Twitter的表达方式,而这种方式又与Z世代网络原住民的表达习惯完全匹配。这让它无意中成了一个“出头鸟”。

这也就注定了微软和Tiktok的交易,还有着巨大的阻碍和不确定性。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