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资讯 > 被盯死的4大美国科技巨头
2020 年,人们几乎每一天都在见证历史。其中,美国东部时间 7 月 29 日,有史以来第一次,美国四大科技巨头的首席执行官,同时出席在一个会议中,尽管彼此是以远程的方式。他们分别是:

访问:

天翼云年中上云节 云主机1C2G 92元/年 实名注册送8888元大礼包

  • 苹果 CEO Tim Cook;

  • Google(Alphabet)CEO Sundar Pichai;

  • 亚马逊 CEO Jeff Bezos;

  • Facebook CEO Mark Zuckerberg。

这四家公司,每一个都是世界级科技企业;而每一位出席者,都是实打实的科技行业大佬。

把这些大佬聚在一起的,是美国国会。

具体来说,是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它举行的是一场针对四大美国科技公司的反垄断听证会。

有趣的是,在这次听证会之前,曾经参加过反垄断听证会的微软创始人 Bill Gates 说:

祝他们好运。

为什么是这四大科技公司?

听证会开始,来自众议院司法委员会负责反垄断、贸易和监管法的下属委员会主席 David Cicilline,对这些美国科技公司所产生的影响,进行了警告。

他表示:

由于这些公司对于我们的现代生活至关重要,因此它们的商业行为和决策对我们的经济和民主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这些公司中的任何一个所采取的任何单一行动,都可以深刻而持久地影响我们亿万人。

David Cicilline 列出了四家公司的通用模式: 每一个都是 “关键分销渠道” 的掌控者,例如广告市场或应用程序商店,每个公司都使用其他公司的数据和监视来通过 “购买,复制或切断” 潜在竞争来保护自己的权力。

他还表示,这些平台都通过偏爱自己的产品或创建掠夺性的定价方案来 “滥用对现有技术的控制来扩展其功能”。 他总结说:

它们支配条件,做主,颠覆整个行业以及激发恐惧的能力,代表了私人政府的力量。

该下属委员会的另外一个成员 James Sensenbrenner 则表示:

公司变大并不是绝对意味着变坏,相反,在美国,你应该因成功而获得回报。我们在这里是为了更好地了解你们的公司在数字市场中所扮演的角色,重要的是它们对消费者和广大公众的影响。

随后,本次听证会在国会成员的提问和四位科技公司 CEO 的回答中进行,整个过程持续了 5 多个小时。

我们来看一下,各个公司是如何应对其所受到的质疑的。

苹果:平等对待每一位开发者

在本次听证会上,苹果 CEO Tim Cook 被问到的问题,多与 App Store 应用商店有关。

值得一提的是,在听证会之前,Tim Cook 已经发布了一份声明,表示苹果并没有参与任何反竞争行为,它也并不在其所参与的业务中占据市场主导地位。

Tim Cook 表示:

自 App Store 首次亮相以来的十多年来,我们从未提高佣金或增加任何费用。实际上,我们已经减少了订阅费率并豁免了其他类别的应用程序,应用程序商店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发展,我们所做的每一次更改都旨在为用户和用户提供更好的体验,并给开发人员引人注目的商业机会。

听证会开始后,众议员 Hank Johnson 提问称,苹果是否偏向某些开发者时,Tim Cook 表示,苹果平等地对待每一位开发者,并且拥有开放和透明的规则。

众议员 Hank Johnson 在质询中问,是什么原因阻止了苹果将应用内购买费用的佣金提升到 50%。Tim Cook 表示:

自 App Store 推出以来,苹果公司从未这样做过。开发者的竞争就像顾客的竞争一样。这是一场争夺智能手机市场份额的斗争。

他还表示,苹果并没有报复或者欺负任何一个开发者,因为这严重违背了苹果文化。

另一位众议员 Jerrold Nadler 提问,苹果是否在疫情期间试图将佣金费率从 15% 提升到 30%,Tim Cook 回应:

我们永远不会这么做。疫情是一场悲剧,它正在伤害美国人和全世界的人们。我们永远不会利用它。

Tim Cook 还对另外一位众议员 Jamie Raskin 表示,在 App Store 中的 170 万个应用程序中,84% 不需要付给苹果费用,在剩下的 16% 中,开发者需要在第一年付给苹果 30% 的费用,后续的费率为 15%。

值得一提的是,在听证会举行之时,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发布了一个推特,其中显示,在 2011 年,苹果高级副总裁 Phil Schiller 曾考虑在 App Store 中收取 40% 的费用。

但最终,苹果还是决定只收取 30%。

Google:没有窃取其他企业的内容

先来看看 Google CEO Sundar Pichai 在听证会之前的声明。

作为印度裔美国人,Sundar Phchai 在声明中少不了对美国科技和企业文化的赞美,并强调了 Google 对美国发展的贡献。

他表示,Google 每年都是世界上投入研发最多的企业之一;截至到 2019 年底,其研发投入已经在十多年间增加了将近 10 倍,从 28 亿增加到了 260 亿,其中过去 5 年投入了 900 亿。

由此,Sundar Pichai 表示:

通过这些投资,我们的工程师团队正在帮助美国巩固其在人工智能、自动驾驶和量子计算等新兴技术领域的全球领导地位。例如,去年秋天,我们在美国的研究人员团队首次达到了量子计算的里程碑,这一发现最终可能会导致医学上的新突破和更高效的电池。

尽管如此,在听证会上,Google 还是受到了比较尖锐的质疑。

David Cicilline 上来就提问 Sundar Pichai:为什么 Google 要窃取诚实企业的内容?

当然,Sundar Pichai 直接否认了这一指控。

他还询问 Google 是否利用其网络流量监视功能来识别和压制竞争。Sundar Pichai 表示:

就像其他公司一样,Google 试图从已知的数据中了解趋势,然后将其用于为用户改进产品。

另一位众议员 Matt Gaetz 要求 Sundar Pichai 承诺,Google 将不采取偏执的反警察政策,以终止与执法机构的技术合同——毕竟,上个月有 1650 多名 Google 员工致信反对警察的残暴行为。

Sundar Pichai 表示,Google 将致力于与美国执法机构在法律和程序框架下进行合作。

另一位众议员 Pramila Jayapal 认为,Google 事实上承载了一个数字广告市场,而 Google 作为市场支配者,在买方和买方都扮演者角色,比如说,在买方那里,Google 设定一个很低的费率,但在卖方那里价格却很高——然而 Google 却从中赚取差价。

对此,Sundar Pichai 表示,Google 在这一领域致力于新闻事业。

最后,Pramila Jayapal 质疑,Google 的广告营收中,越来越多的营收产生于 Google 自家网站——对此,Sundar Pichai 表示:

我们致力于为用户提供他们所寻找的信息。

亚马逊:智能家居领域不是赢家通吃

亚马逊 CEO Jeff Bezos,其实已经很少露面了,就连财报电话会议也不参加——但这回,他却出面了。

由于亚马逊被指责主要是因为员工问题,尤其是在疫情期间,因此,在听证会之前的声明中,Jeff Bezos 极力申辩,他表示亚马逊给工人的薪水很高,并且在培训工人上投入了大量资金。

Jeff Bezos 表示:

客户每天对我们的信任,使亚马逊在过去十年中在美国创造了比其他任何公司更多的就业机会——42 个州的数十万个就业机会。 亚马逊员工的最低时薪为 15 美元,是联邦最低工资(我们已敦促国会提高最低工资)的两倍以上。

他还声称,亚马逊在培训员工方面花费了超过 7 亿美元,其投资已在建筑等领域创造了近 70 万个间接工作岗位。

在听证会上,第一个向 Jeff Bezos 发问的,是众议员 Pramila Jayapal。

她引用一则来自《华尔街日报》的报道称,亚马逊已经挖掘了第三方卖家的数据,以开发和发布自己的竞争产品。她由此提问:亚马逊在做出业务决策时是否曾经访问或使用第三方卖家数据?

对此,Jeff Bezos 表示:

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我可以告知的是,我们有一项政策,禁止使用卖方特定数据来帮助我们的自有品牌业务,但我不能保证该政策从未遭到违反。该报告仍在调查中,我为我们在该平台上为第三方卖家所做的一切感到自豪。

针对另外一个众议员 Lucy McBath 提出的一些第三方卖家被亚马逊系统性禁用的问题,Jeff Bezos 直接予以否认。

而面对 David Cicilline 针对同一个问题的再次提问,Jeff Bezos 也是此番态度,坚决不认账。

最后,众议员 Jamie Raskin 质问称,智能家居市场是否是一个赢家通吃的领域,Bezos 表示:

我不这么认为,尤其是如果我们能够成功实现自己想要目标的情况下。我们的愿景是,智能家居扬声器应根据具体情况回答不同的唤醒词,如果我们能够做到这一点,我认为对您更加有利。

但他坦承,亚马逊的设备可能仍在推广亚马逊商品——他说:如果 Alexa 有时会推广我们自己的产品,这不会令我感到惊讶。

Facebook:没有我,就没有 Instagram 的今天

与其他科技大佬相比,Facebook CEO Mark Zuckerberg 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国会听证会上了。

这一次在听证会之前,Mark Zuckerberg 也准备好了声明。他在声明中为 Facebook 对 Instagram 和 WhatsApp 的收购表示申辩——此前,有批评称,Facebook 正是因为收购了两个产品,才拥有现有的市场地位。

Mark Zuckerberg 则表示,Instagram 和 WhatsApp 之所以能够发展壮大,是因为 Facebook。

他表示:

收购之后,Instagram 能够获得稳定基础结构和控制垃圾邮件的帮助。它还受益于能够插入 Facebook 的自助广告系统……在被收购之前,WhatsApp 是一款付费应用,在安全通信方面享有盛誉。 我们共同通过引入端到端加密并使其免费使用……这些好处是由于我们收购了这些公司而产生的,如果不进行这些收购,就不会发生。

有趣的是,Mark Zuckerberg 还主动谈到,要求对 Facebook 进行更多的监管——算是自罚三杯了。

James Sensebrenner 提问 Mark Zuckerberg,Fabook 是否过滤掉了政治观点,以及为何暂时中止了 Donald J. Trump,Jr. 的视频——该视频发布了有关口罩和药物羟氯喹的虚假声明。

Mark Zuckerberg 则表示,其实此事发生在 Twitter,但无论如何,发表虚假的药物声明应该被删除,因为它会带来巨大危害。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 Jerrold Nadler 介绍了为此次调查收集的一些电子邮件,其中表明 Facebook 曾经讨论收购 Instagram 以防止其成为它的竞争威胁。

但 Mark Zuckerberg 仍为这项收购辩护,他表示,如果没有 Facebook 的帮助,Instagram 未必会成功。 他表示:

这不能保证 Instagram 会成功。 此次收购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不仅因为创始人的才华,还因为我们在基础设施的建设、升级、安全性以及与此相关的许多方面的大量投资。

众议员 Jamie Raskin 向 Mark Zuckerberg 提问关于 "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 、种族歧视等问题,他回应称:

我们非常专注于对抗选举干扰,我们也非常专注于对抗仇恨言论……Facebook建立了真正复杂的人工智能系统来消除仇恨言论。

众议员 Pramila Jayapal 提问,Facebook 是否曾经威胁要克隆另一家公司的产品,同时又试图收购那家公司?

Mark Zuckerberg 表示并非如此。

Pramila Jayapal 特别询问了 Facebook 是否通过开发类似的相机产品威胁了 Instagram,并引用了 Instagram 创始人 Kevin Systrom 聊天内容。

对此,Mark Zuckerberg 当然也是表示否认。

科技巨头们被盯上了

在五个半小时的问询之后,众议院司法委员会负责反垄断、贸易和监管法的下属委员会主席 David Cicilline 宣布结束。

他表示,委员会将发布一个有关结论和下一步行动的报告。

他还表示:

对我来说,这次的听证会表明了一个事实:目前的这些公司具有垄断权。有些需要被分拆,所有的都需要得到适当的监管并承担责任。我们需要确保一个多世纪以前首次制定的反托拉斯法在数字时代起作用。

听证会就此结束。

可以看到,在这次牵涉到四大科技巨头的听证会上,来自国会的指控和来自被指控者的否认比比皆是,仿佛是各说各有理,但最终却无法指向一个让情况变得更好的方案。

但有一点是不言自明的:

随着科技公司的影响力越来越大,甚至已经延伸到经济之外,到达政治、社会、种族等领域,它们自然也会招致越来越多的批评和指责。

所谓树大招风,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未来一段时间,科技巨头的日子恐怕会越来越不好过;除了疫情影响,还有来自美国行政和立法部门的监管压力。

就连美国总统特朗普也来横插一脚,他在听证会召开之前发了一条 Twitter,表示:

假使国会没办法让科技巨头做到公平竞争,那么我将亲自通过行政命令来做到这一点,这明明是国会几年前就应该搞定的事情。毫无疑问,科技巨头的所作所为糟糕透顶。

总之,科技巨头们被牢牢盯死了。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