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资讯 > Facebook初期员工公开批评扎克伯格:背叛初心 双重标准
扎克伯格深陷美国社会斗争漩涡,Facebook面临着艰难选择。他不愿意得罪美国总统特朗普,不肯对后者的争议言论采取措施,不想在美国政治纷争和社会动乱中站队。但作为全球最大社交网站的领导者,扎克伯格想要置身事外是不可能的。他的无动于衷同样也被外界视为一种政治立场,给他和Facebook带来了大量的批评和争议。

6·18活动已全面开启 大促活动入口汇总:

阿里云6·18上云年中大促 点击领取最高12000元红包

2020天猫6·18超级红包在此领取 6月1日追加40亿元消费券

京东6·18十七周年庆大促主会场入口 - 最高可领618元红包

新浪科技 郑峻发自美国硅谷

上周一Twitter给特朗普的“邮寄选票导致欺诈”打上了“需要事实核查”的标签,提供了新闻链接让读者自己评判。周五凌晨,Twitter又给特朗普的“洗劫开始,射击开始”(When the looting starts, the shooting starts)推文打上了“颂扬暴力”的标签。不过,Twitter并没有删除特朗普的推文,而是标注“我们认为保留这一推文有利于公众利益”。

虽然特朗普随后否认自己这句话的意思是要下令执法部门开枪镇压,但这句话本身就是美国黑人民权运动中的一道敏感伤疤,最早来自于1967年美国种族骚乱期间选择强硬镇压的迈阿密警察局长海德利(Walter Headley)。当时海德利的这一言论遭到了黑人民权运动的强烈不满,不但没有起到平息暴乱的作用,反而加剧了双方紧张对立的局势。

特朗普在Twitter和Facebook发表了同样的争议性言论,但却享受不一样的待遇。Twitter的强硬对抗打标签态度,让扎克伯格的置之不理显得格外尴尬。哪怕扎克伯格辩解平台不能做事实仲裁者,哪怕他解释平台应该尽可能容忍自由表达,但这并不能让他得到公司内外的理解和同情:公司员工变相罢工和愤然辞职,民权运动领袖公开表示失望,民主党议员强烈抨击,网民呼吁删除Facebook。

扎克伯格今天又遭受了一个公关打击。今天三十多名Facebook早期员工发表公开信,指责扎克伯格背叛了Facebook最初的理念,督促他重新考虑对政治言论的态度,对政治人物的言论进行事实核查,对有害言论作出标识。这些员工包括了Facebook第一任公关总监、设计师、工程师以及平台规则撰写者等等。这些人是帮助扎克伯格将Facebook打造成全球第一大社交网站的得力助手,而随着Facebook的上市,其中不少人也已经实现了财富自由。

以下是公开信全文:

Facebook领导层必须重新考虑对政治言论的态度,对政治人物的言论进行事实核查,对有害言论作出标识。

作为公司早期员工,我们撰写了最初的社区标准和产品代码,让民众和政治人物得以发声,帮助打造了治理于连接人们和言论自由的公司文化。

我们在Facebook成长,但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们。

我们加入Facebook,设计产品意在给人带来力量,制定政策意在保护他们。我们曾经的目标是容忍尽可能多的言论表达,除非带来了明显的危害。我们经常有不同意见,但我们都明白保护民众安全是正确的事情。看起来现在这个承诺已经改变了。

虽然已经不再效力于Facebook,但我们并不会无视这个平台。我们仍然对曾经打造的产品感到骄傲,对拥有的机遇感到感谢,对Facebook可以成为的积极力量抱有希望。但这不代表我们要保持沉默。实际上,我们有责任公开发声。

今天Facebook把言论自由诠释为对政治言论无所作为,或者毫不干涉。他们已经认定当选官员可以享受比民众更低的标准要求。你们制定了一套规则,却给从市长到总统的政客实施另一套标准。这揭示出了两个根本性问题。

第一,Facebook的行为与之前所声称避免政治审查的目标并不相符。正如扎克伯格在周五所做的,Facebook已经在扮演着“事实仲裁者”的角色。Facebook实时监控着言论,对内容进行限流,对非政治人物的政治言论进行事实核查。

这是在背叛Facebook所声称的理念。我们所加入的公司,曾经是保护个人拥有和政府一样的发声权利,是保护无助者更甚于权势者。

现在的Facebook已经和这个理念背道而驰。声称要给政治人物不适当的言论进行警告,但却在删除民众符合规则的内容,即便两者说的是同一件事情。这不是自由的可贵基石。这是不符合逻辑的,更糟的是,这是懦弱。Facebook对政治人物应该实施比选民更高的标准。

第二,自Facebook创建以来,研究人员已经对群组心理和大众劝导有了诸多了解。得益于危险言论项目和其他人的工作,我们了解到言论会增加暴力的可能性。我们了解到威权者的言论具有最大的影响力。这些言论会设定标准,会创建获准机制,会间接诱导暴力,这些恶果会通过指数级放大变得更糟。Facebook领导层已经和这方面的专家学者、维权人士和相关机构进行了沟通,这些人们依然致力于努力约束威权者。

但是我们又做了什么?如果政治人物的所有言论都具有新闻价值,所有具有新闻价值的言论都是不可侵犯的,那么这个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在我们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社交平台就没有不敢越过的界限,或者说这个平台就没有愿意执行的界限。

特朗普总统上周五的言论不仅是国家对公民威胁实施暴力,也给他的数百万支持者传递了一个信号。Facebook的政策容忍了这一言论。当初(恐怖分子通过Facebook)直播枪击事件的时候,Facebook应该比大多数人都清楚这方面的危险。特朗普的言论来自于美国种族主义的历史,对准了那些Facebook不会允许重复这些言论的人。

这封公开信背后是我们相通的心跳。目睹我们所打造的平台,我们曾经深信让世界更好的平台,如今如此严重的迷失方向,我们感到痛心。我们理解,这些问题很难得到解答,但要打造一个创造这些问题的平台也不容易。我们有责任解决这些问题,这正是Facebook所擅长的。

对目前发声的Facebook员工:我们看到了你们,我们支持你们,我们希望能带来帮助。我们希望你们继续问自己一个问题,挂在Facebook每间办公室上的标语,“如果你无所畏惧会做什么?”

致马克:我们知道你对这些事情有过深入考虑,但我们也知道Facebook必须努力重新获得公众信任。Facebook并不是中立的,而且从来都不是。让这个世界更开放和连接,增强扶持社区,给每个人发声权,这些都不是中立的理念。事实核查并不是内容审查。给煽动暴力的言论打标签也不是独裁。请重新考虑你的立场。

勇敢前行。

来自你的一些最早期员工

Meredith Chin, Adam Conner, Natalie Ponte, Jon Warman, Dave Willner, on behalf of Ezra Callahan, Chris Putnam, Bob Trahan, Natalie Trahan, Ben Blumenrose, Jocelyn Blumenrose, Bobby Goodlatte, Simon Axten, Brandee Barker, Doug Fraser, Krista Kobeski, Warren Hanes, Caitlin O’Farrell Gallagher, Jake Brill, Carolyn Abram, Jamie Patterson, Abdus-Salam DeVaul, Scott Fortin, Bobby Kellogg, Tanja Balde, Alex Vichinsky, Matt Fernandez, Elizabeth Linder, Mike Ferrier, Jamie Patterson, Brian Sutorius, Amy Karasavas, Kathleen Estreich, Claudia Park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