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资讯 > 途歌1500元押金没戏了 共享汽车“坟场”惊现
“在这行奋斗了,感觉前景不明朗,我决定离开。”两个多月前,胡晨(化名)毅然告别自己工作了3年的某分时租赁平台,转身投入让他觉得能看到希望的领域。胡晨口中的“行业不明朗”指的是目前正在向分时租赁行业袭来的寒潮。

就在上周,媒体报道称,途歌持续很长时间的“无法退押金”一事终于有了答案,但答案不是用户希望的,有多位上诉原告表示自己接到了北京海淀法院执行局的电话,被告知途歌名下已经没有可执行财产。

这意味着,拿回他们的1500元押金越来越难,希望越来越渺茫,在新浪黑猫等平台上关于此类的投诉也不计其数。

在寒潮中离去的不仅是途歌,还有先驱者友友租车、EZZY、Car2Go等,共享汽车曾被看做是一个前瞻性的行业,为何有的平台会黯然离去,为何有的从业者觉得没有“奔头”?共享汽车会重蹈共享单车的覆辙吗?

1500元没戏了

在一个有200余人的途歌维权QQ群中,每天群友们都在讨论如何拿回途歌押金的事,只不过谁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无财产可供执行、原法定代表人王利峰失联……一条条路被堵死,埋怨、愤怒、无奈充斥着这个群,或许大家能做的唯有等待转机的出现。

广州的黄先生也已经等待了一年多时间,去年5月,黄先生开始使用途歌并支付了1500元押金,三个月后,黄先生隐约听到了途歌要倒闭的风声,实际用车才三四次的他第一时间就在途歌App上申请了退款,“申请之后显示审核成功了,我觉得拿回押金没有问题。”

可是,事情的发展并没有如他所料,到去年年底,押金还未到账,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黄先生找了好多地方,也被踢了好几次皮球。“我找途歌广州分公司,他们说不负责;我又打了12315,对方说要排队等,估计今年初会拿到。”

今年初,黄先生依然没收到押金,他又耐心等了小半年,当他想在途歌上查看自己信息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无法打开,导致无法查看自己想要的信息。“没有其他办法,只有等,我也观察了一下,早在几个月前,广州几乎已经看不到途歌的车了”。

这次途歌的“押金风波”和此前共享单车领域的“押金风波”如出一辙。

途歌成“老赖”,背后折射出的是分时租赁行业目前急需突破的困境,“撤退潮”来了吗?

C2C轻模式不再

如果要为共享汽车贴上标签,“重”是最有代表性的,而这张标签也压得一些共享汽车平台喘不过气。

“C2C模式才称得上是真正的共享汽车,用户把自己的车放到平台上出租,用车者可以通过平台租借,在国际上也有不少平台在做C2C模式,但是现在国内C2C模式已经倒了。”运作成本太重,让尤其是创业型分时租赁平台承受了太多的压力,易观国际分析师姜昕蔚这样认为。

汽车产业是重型产业,互联网是轻型产业的代表,而分时租赁则同时具有这两种属性。

“车辆成本要占到整体成本的40%~50%,这依然是最大的一块支出。”一位分时租赁平台负责人如此向记者表示。

实际上,即使为平台“减负”,重做C2C模式,也面临着很多问题。

“个人的车辆车型杂、维护难、保障难,有多少人愿意把自己的车放到平台上,很难规模化,如果车辆不多,势必影响用户体验,车子抛锚、出事故如何厘清责任,平台的技术实力能否管控好这些车,如果没有解决方案,未必能真正减负,还会产生一系列新的问题。”胡晨如此表示。

不止于此,胡晨还粗略算了一笔账,研发一个App要庞大的IT系统、租车位要建设充电桩、汽车的运营、保险、人工调度等费用,相比于多头支出,按照用车时长或里程计费收入来源就显得很单一。

环球车享前首席市场官黄春华总结现在分时租赁处在重资产、重营销、重运营、重技术、重资金的“五重一体”阶段。

让车辆来源越轻越好已经成为众多分时租赁平台的共识,GoFun出行相关人士告诉《IT时报》记者,摆脱不了“重资产”,就应该降本增效。

“我们的一个做法就是盘活小型汽车经销商的车辆资源,让他们取得汽车租赁资质,我们进行管理,用怎么样的车型、在哪里布点,双方受益。”这也是GoFun出行的“一城一策”运营方式。

多运营一辆,多亏一辆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在浙江省嘉兴市秀洲区万民村境内,多辆电动共享汽车密密麻麻停放在田野旁的停车场上,场面相当壮观,这些车均有不同程度的损坏,有的已经停了一年多。


截图来自蓝媒视频


杭州也出现共享汽车坟场,30个篮球场大(图源自19楼)

这些汽车原本应该在路上跑,为何被废弃在那里?

一位业内人士向《IT时报》记者透露,有的车的确是因为无法再上路,但有的车却是被人为废弃。用户在吐槽“找不到车”的时候,这里的车辆却在集体“晒太阳”,背后的原因让人咋舌,“多运营一辆,多亏一辆,等待这些车辆的或许是拍卖。”

《IT时报》记者在阿里拍卖、京东拍卖等平台搜索这些车辆,暂时还没有拍卖信息。

且不说这句话是否夸张,分时租赁汽车的运营效率有待提升的确是一直存在的问题,“一辆小车运营成本一天大概120~130元,包括车辆折旧、保险、车位租金、电费、巡检等,但是大多数车辆一天的运营收入在40~50元。”

运营不好会和用户体验产生恶性循环,找不到车、车续航能力差、还车点不方便……这一切都会导致用户用脚投票,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活跃用户在不断创新低。

《IT时报》从某分时租赁平台了解到,今年年初他们的月活数超过20万,到了10月,月活数跌了将近1/3。

网约车、地铁、单车,各种出行场景适合不同的交通工具。对于分时租赁来说,是低频的,所以运营好至关重要。“分时租赁的利润空间并不大,只有达到人、车、城的完美匹配,才能调度好。”GoFun出行相关人士表示。

在姜昕蔚看来,平台需要数据积累、用户行为跟踪、算法的沉淀以及各类资源的协同,才能为有效运营打好基础。“实际上,当下行业的竞争中很重要的一块就是资源的竞争。”

做生态活下去

从2015年的异军突起,到现在不断有平台掉队,摆在分时租赁平台眼前最重要的问题是活下来,如何活下来,“生态”也是关键,因为分时租赁只是共享汽车中的一个细分点。

如果说C2C是最传统的分时租赁的玩法,那么现在,这些平台要展开生态链的平台化经营模式。

在黄春华看来,共享汽车的盈利必将经历由租赁模式到以信息技术为载体的商业模式的转化。

“比如平台可以做体验式汽车新消费和服务,消费者购车前,可以在平台上预约体验部分车型,可在网上选择选择配置、线上预订下单;有旧车需要出售时,平台也可以回收予以转手或运营;甚至平台也作为C2B造车的前端载体,用户的兴趣、习惯、喜好等各类数据可以让整车厂C2B造车设计前移,量身定制未来车型。”

“共享出行行业可做的事情非常多,也很具有想象空间。”GoFun出行CEO曾这样表示。

不久前,GoFun推出了GoFun Connect体系,覆盖了从车辆生产、投放运营、车后市场服务、金融、保险、二手车买卖等车辆全生命周期的产业链。

当下火热的区块链技术也可以运用到分时租赁中,“平台最头疼的问题是用户行为干预,用了区块链,用户的行为分数会上链,日后和其它平台打通,可以形成相对完整的用户出行分数。”在GoFun出行相关人士看来,尽管共享汽车面临着各种难题,但可以延伸拓展的空间巨大。

寒冬已至,途歌押金没戏了,共享汽车坟场出现,共享汽车试图通过生态活下去。

阅读原文
iChuk:dynamicichuk4.0 强力驱动53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