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资讯 > 水滴筹地推筹款急行军,公益是否变功利?
11月最后一天,一则“卧底水滴筹”的短视频在微博广泛传播。一家医院里,水滴筹的筹款顾问们扫楼推荐产品。视频中的一句话成为热烈讨论的焦点之一:“这都是消耗社会的爱心值”。水滴筹是水滴公司旗下三大产品之一,其主要服务是网络大病筹款,而这一服务的主打特色,是0服务费。2016年7月,“水滴筹”前身“水滴爱心筹”正式上线。官方消息显示,截至今年3月,累计筹款金额超过120亿元,捐款人次超过4亿次。
“筹集人间温暖,让困难不再无助”,通过汇集爱心,可以帮助无力者前行。然而如今争议所在,是爱心凝聚的善款,是否给予到真正需要帮助的人?调查显示,有的筹款发起人本身并非无力支付医疗费用,水滴筹方面存在审核漏洞。同时引起争议的,还有水滴筹的推广方式:医院地推,业务员领取提成。这种情况下,为了自身利益,难免有员工违规操作,助推不合理的筹款需求。

科技向善,改变生活。然而在利用科技的具体操作上,会出现一些情况,可能与初衷背离。有陷入困难的患病者从水滴筹受益 ,而有一些捐款人的爱心,被欺骗和消耗。

公益?争议

水滴公司成立于2016年4月,定位为个人医疗资金提供商,旗下有“水滴互助”、“水滴筹”、“水滴保”三大业务,其中, 水滴互助为网络互助社群,水滴筹为筹款平台,水滴保为互联网保险优选平台。官方介绍称,其使命为“保障亿万家庭”,而价值观强调“用户第一”

自成立来,水滴公司发展迅速。2019年3月,水滴公司宣布获得由腾讯领投,高榕资本、IDG资本、DST Global创始人尤里·米尔纳等知名投资人跟投5亿元B轮融资。今年6月,水滴公司宣布完成C轮融资,由博裕资本领投,腾讯公司、中金资本、高榕资本等知名投资机构跟投。然而公司飞速发展之下,归属于社会责任板块的水滴筹却常常陷入争议。

在梨视频的卧底视频中,自称水滴筹“志愿者”的筹款顾问们,通过扫楼的地推方式推广产品,只通过口头询问,便鼓励患者发起筹款,群发筹款信息。这一过程当中,并未详细核实患者病情、经济情况等信息;对发起人筹款金额的设定,也较为随意。然而,网络捐款本是出于爱心的帮助,被筹款顾问们轻率对待,不免让人失望与愤慨。

更为重要的一点是 ,视频显示,筹款顾问收入的一部分来自提成,而且根据绩效末位淘汰。公司要求,筹款顾问每月至少完成35单,5单有效单就是80元一单,6到10单就是100元一单。为了获取更多收益,难免有人陷入违规操作。至于水滴筹方面为何设定绩效,有顾问干脆表示,是为占领市场。

在看到视频之后,不少网友表示:不要让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得不到帮助。并且有网友称,下次遇到筹款不会再捐。诚域健康集团董事长、陕西医药协会副会长单升高曾在水滴筹多次捐助,有时一次捐款数千元。在看到地推视频之后,他向新浪科技表示,自己第一感觉,“就觉得这个事情过了”。单升高本身也做公益,在他看来,做公益去宣传是好的,因为可以让更多人知道并让更多人受益。但如果用扫楼扫街式的宣传,就让公益组织变得像功利组织。

除了地推这种方式的争议外,水滴筹更进一步的问题在于对筹款发起人的资质审核上。12月3日,微博话题#有百万房产也能发起筹款#再次引发广泛关注。据时间视频报道,记者佯称是患者家属,有价值百万房产,询问是否符合筹款条件,筹款顾问表示可以。

虽然水滴筹客服人员并不认同筹款顾问的承诺,表示水滴筹只针对无力承担医疗费用的大病患者,然而长期以来,常有不符合筹款条件的人发起筹款的消息传出。

水滴筹的两面

在广东女孩婷婷看来,水滴筹是很好的产品,因为真的可以帮到别人。她的妹妹一家,正是水滴筹的受益者。

据婷婷介绍,妹妹生活在农村,今年生下第三个孩子后感染了脑膜炎,病情严重,到了神志不清、胡言乱语的地步,于是被送入医院,在ICU住了几天。因为妹夫没有父母支持,家里条件很差,住院治病的花费是一笔相对很大的负担。于是在表姐的建议下,他们发起了水滴筹。“每天都发朋友圈,好多人都有帮我们转发。”最终帮妹妹筹集到一万多元。

婷婷感受到水滴筹的帮助,“好像一万多元并不多。但是能发水滴筹的,都是比较困难的家庭吧。如果自己有条件解决,谁会那样天天发这个,去求别人的施舍?”同时,婷婷自己也在水滴筹上捐过几次。

这是围绕水滴筹众多故事中的一例。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9月底,水滴筹为80多万名经济困难的大病患者提供了免费的筹款服务,累计筹款金额超过100亿元,帮助人次超过3.4亿。而到今年3月,水滴筹捐款人次超过4亿次。

但是,在被帮扶对象中,可能一直有并不符合条件的筹款人存在。今年5月,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本名吴帅)脑出血住院抢救,家人通过“水滴筹”发起百万众筹,当时有网友质疑,有房有车为何可以申请“贫困户”。也常有网络爆料,是与此类似情况。在筹款资质审核上,水滴筹的漏洞长期存在。

白领女性杰西向新浪科技讲述了她的经历。对她来说,一次不得已的水滴筹转发成为她打向自己的“最难堪的一击”。

杰西的爸爸去年癌症过世,在他过世前,同父异母的姐姐瞒着杰西,以爸爸的名义在水滴筹发起筹款,金额达到20万。然而这笔钱,并非必要。她回忆,当时的筹款文案,说爸爸前期治疗已花去30万,医生指后续治疗还需要20万,但在社保这块并没有讲过爸爸是教师,报销比例高达80%等信息。对这一信息,水滴筹方面未能核实清楚。

而且在她看来,因为爸爸当时处于保守治疗中,并不需要太多钱,加上自己和姐姐的收入等等,“能撑得下去,甚至不是用撑这个词。”杰西提到,姐姐一家对爸爸妈妈并不好,在得知筹款后,她曾要求姐姐,筹来的钱无论剩下多少都要还给平台;在爸爸去世后,因为剩余款项问题同姐姐沟通无果,杰西向水滴筹投诉了这笔筹款。

然而水滴筹平台认定这属于家庭纠纷不予受理。再之后,因为朋友也帮忙投诉,水滴筹平台再次联系了到杰西,工作人员跟她强调,平台始终联系不上姐姐,还表示,“只要他们联系不是我姐,且她没有承认众筹还有余款,他们确实没有办法。”

可以看到,在事后追责处理上,平台也存在问题。社会爱心值,随之渐渐消耗。

爱心“需要”监管

在水滴公司的业务中,水滴筹是最为知名的业务。这一部分属于社会责任板块,主要作用在为其他产品引流。水滴公司在另一种意义上的定位,是社交流量驱动的保险科技平台。其中,水滴筹是其社交场景的核心。

百度指数

百度指数

水滴公司联合创始人兼水滴互助业务总经理胡尧曾阐述水滴公司“三级火箭”的业务模式,其中第一级就是水滴筹。一方面,通过水滴筹筹款案例,在朋友圈里去中心化和自发的裂变传播,给整个水滴平台带来了大量的高效率、低成本的场景流量。另一方面,当用户在朋友圈为一度、二度、三度好友捐款的时候,可以比较真切地感受到众多大病离每一个人都不远,并且重大疾病的医疗费用真的很贵。

由此自然就会产生保险需求。之后,水滴公司通过水滴互助继续做保障意识和风险意识的再教育。再往后,便可以把水滴保体系内,保障范围更广、保障额度更高的商业健康险,精准地推荐给水滴会员。商业变现主要由水滴保完成。

可以看到,水滴筹是水滴公司发展的根基。这一业务能触达的用户规模,直接影响这水滴公司的发展。所以水滴公司大力推广水滴筹,除开公益因素外,从根本上也是公司发展的要求。由此,水滴公司愿意以自有资金支付给线下服务团队作为“提成”,也就不难理解。

不过,既然水滴筹带有公益属性,筹集资金来自于广泛的爱心捐赠,那么平台在推广产品方面应该有所考虑,对筹款人资质也需要进一步加强审核,来尽可能保障这些钱款确实帮助到真正需要帮助的人。此外考虑现实情况,相关法律的完善,以及政府方面的监管也不可或缺。

在单升高看来,现在社会上爱心人士有很多,同时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情况也很多,水滴筹这种平台确实可以解决社会问题,因此它可以快速崛起。不过此次地推事件,不仅影响到水滴筹,可能也会把类似平台的发展之路封死,因为这已经过度消费社会的爱心。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王月池公开呼吁,建立建全对发起人资质的审核机制,不要让个别事件让大众对这整个慈善事业失望。她提到,“以前有人摔倒被讹诈,几年间全社会都不敢扶起摔倒的人了。这次一定要快速的建立众筹的监督机制”。

眼下,公益正受到越来越多人的重视,不过在一次次令爱心“寒心”的事件中,善意与同情会趋于保守,不愿再伸出援手。公益平台初衷虽好,若是无法进一步完善自身,那么人间温暖,再难以筹集。

阅读原文
iChuk:dynamicichuk4.0 强力驱动55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