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资讯 > 若谷歌实用量子计算机难产 拉里·佩奇会把它砍掉吗?
自两个月前谷歌的论文被泄漏以来,"量子计算"一直在科技新闻中沸腾。谷歌 CEO 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在接受《麻省理工科技评论》专访时,把这一成就类比为莱特兄弟的第一次飞行。

从 12 秒的试飞到飞机改变人们的生活,这花费了数十年的时间。量子技术也一样,要释放量子计算真正的潜力还需要十多年。

不过,对于一家乐忠于砍项目的商业公司,如果量子计算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资金只出不进,看不到获利方式,谷歌会挥刀将其砍掉吗?

13 年"长跑":一台不赚钱的机器

NewScientist 近日发表了伦敦自由作家 Douglas Heaven 的一篇文章分析,"谷歌以放弃自己不感兴趣的项目而闻名。通往可行的量子计算机的道路是漫长的,但我们必须坚持下去。"

1980 年,保罗·贝尼奥夫(Paul Benioff)提出了计算机的第一个量子力学模型,表明量子计算机在理论上是可能的。由此,近 40 年的量子计算研究正式拉开帷幕。

相比于 IBM 和斯坦福大学早在 2001 年就开始在 7 个量子比特的量子计算机上使用 Shor 算法,谷歌的量子计算研究起步有点晚。

2006 年,谷歌科学家 Hartmut Neven 开始探索有关量子计算加速机器学习的方法,这推动了谷歌 AI Quantum 团队的成立。2014 年,John Martinis 和他在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巴巴拉分校(UCSB)的团队加入了谷歌的工作,开始构建量子计算机。两年后,Sergio Boixo 等人的论文发表,谷歌开始将工作重点放在实现量子计算优越性上。

图 | 谷歌科学家 Hartmut Neven 开始探索有关量子计算加速机器学习的方法,这推动了谷歌 AI Quantum 团队的成立(来源:Google AI Quantum)

13 年后,谷歌宣称已经利用一台 54 量子比特的量子计算机实现了传统架构计算机无法完成的任务。量子计算机只需要 3 分 20 秒,就可以完成世界第一超算需要计算 1 万年的任务。

量子计算机为谷歌带来巨大的关注力,但在吊得很高的期望值下,大家却发现自己与"量子笔记本"之间的距离可能没有尽头。媒体或者行业渲染出这样或那样的应用场景,但这些都只停留在设想中,目前并没有一个量子计算应用实例。

"量子优越性"的提出者约翰·普里斯基尔(John Preskill)批驳谷歌,称它故意拿量子计算机的优势去比较经典计算机的劣势。量子优越性指的是量子计算机整体上要比经典计算机表现优越,目前很显然还没有实现。

英特尔研究院院长 Rich Uhlig 对谷歌的成就表示祝贺,但他认为量子实用性比量子优越性更为重要。要实现通用的量子计算,至少需要百万级别的量子比特。另外,站在工程学角度,量子系统极不稳定,实现对其一秒钟时长的控制和操作都很难。

谷歌在量子计算上花了 13 年时间才走到今天这一步,目前的成果是一台不能赚钱的机器设备。就像阿波罗计划,以及早期的 AI 研究,没有产出能赚钱的研究成果,研究经费就会逐渐枯竭。

量子回报至今仍是个谜题,谷歌究竟会如何抉择?

"Killed by Google"

要知道,对自家项目痛下杀手,谷歌是有传统的。

去年,GitHub 出现一个网站"Killed by Google(https://sohu.gg/N6D2iV5CM)"(谷歌产品之墓)专门收录被谷歌淘汰的自家产品,目前已经收录了 190 款被叫停或即将被叫停的应用、服务和硬件,其中包括很多已经存在十余年的老产品,也有一些只活了几个月就被砍了的项目。

成立于 1998 年的谷歌,在 21 年里否决了 190 款产品,平均每年消失 9 个产品项目。其中,Google Search Appliance 在存活 17 年之后被砍掉,而最"短命"的 Google Hotpot 仅 5 个月就夭折了。

这还仅仅是谷歌的部分App、服务和硬件,不包括子公司和实验室的项目。

图 | Killed by Google 目前已经收录了 190 款被叫停或即将被叫停的应用、服务和硬件(来源:Killed by Google)

今年 6 月,为了及时止损,谷歌宣布不会再做平板电脑。经营 8 年多的平板业务推出了 7 款产品,除了 2012 年 Nexus 7 实现在全球销量超过 1000 万台之外,其他产品的市场反应凉凉。最终无奈宣布正式放弃平板电脑业务,并取消两款还未正式发布的新品设备。

去年,为了整合资源,谷歌宣布取消 Google Play Music 服务,将之整合在 YouTube Music 团队中。多年来,Google Play Music 一直是 Google 官方的流媒体服务平台,在应用商店的下载量已达到 50 亿次,是谷歌继 Chrome、Gmail、地图、搜索和 YouTube 之后,第六个突破 50 亿下载量的应用程序。所以 Google 这一决定让不少用户惊愕。

图 | 由于距离商业化太远,谷歌放弃模块化手机项目 Project Ara(来源:YouTube 截图)

2016 年,由于距离商业化太远,谷歌放弃模块化手机项目 Project Ara。2013 年摩托罗拉推出这一项目"像 Android 改变软件一样改变硬件",像乐高一样组装自己的智能手机,理想状态下这部手机可以用一辈子。2014 年,联想从谷歌收购摩托罗拉移动时,Google 特意留下了这个业务。在经过几年的研究发现理念难以实现之后,Ara 项目被宣判"死刑"。

放弃 Project Ara 被看做是 Google 变身 Alphabet 后改革的一个重要案例,它代表了谷歌开始对一些市场表现不佳、或者 Moonshot(看起来很美好,但一时难以实现)项目控制开支。

谷歌"大刀部"

几个月前,Alphabet 把去年初刚刚成立的 Chronicle 子公司并入谷歌云业务部,原公司消失。该公司成立之初,业内人士对其寄予厚望,认为它致力于开发的数字化"免疫系统",将为充斥着杀毒和防火墙等古老技术的网络安全行业带来革命性的突破。

据外媒披露,Chronicle 首席执行官和首席安全官已经离开,首席技术官将于本月晚些时候离开,一些员工也将退出。他们认为 Chronicle 最初的愿景被束之高阁,"Chronicle 死了,谷歌杀了它"。

由于经常砍掉一些用户青睐的功能或服务,砍掉一些子公司"最初的梦想",谷歌被不少网友戏称有一个"大刀部"。如果说谷歌真的存在一个专门评估和"优化"掉新项目的部门,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露丝·波拉特(Ruth Porat)一定在其中起到决定性作用。

2015 年,谷歌进行了轰轰烈烈的组织变动和架构调整。拉里·佩奇任命桑达尔·皮查伊接任谷歌 CEO 一职,自己则担任新成立的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的 CEO。同时任命"华尔街最有权势"的女人露丝·波拉特出任谷歌 CFO,直接向拉里·佩奇汇报工作。波拉特带领团队以周为单位对 Alphabet 的前沿项目进行评估,之后汇报给谷歌的两位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和拉里·佩奇,由他们拍板决定把多少钱花在哪些项目上,以及砍掉哪些业务。

从重组内容来看,原来谷歌的核心业务,包括搜索、广告、地图、应用、YouTube、Android 以及相关技术基础设施成为 Alphabet 的业务部门,而包括 Google X、Nest、Fiber、Google Ventures 则被拆分成为自负盈亏的独立公司,与核心业务部门泾渭分明。

重组后不久,波拉特推动了一项计划,Alphabet 自己的市场运营、计算平台等资源不再免费提供给子公司,被分拆出去的 Google X 实验室这样的部门,现在更像是一些普通的创业公司,像是 Waymo、Loon、Wing、Makani、Verily 和 Google Glass Enterprise 等等,这些项目都不再由母公司提供资源和资金支持。业内戏称,谷歌独立出这些公司是为了更方便地把它们砍掉。

尽管谷歌 X Moonshot Factory 为谷歌吸引了不少眼球,但很多项目都因为没有带来实质性的营收和利润而被暂停或者终止。

谷歌认为,核心业务已经受到创新部门的严重干扰,甚至影响到公司本身的生存。事实也的确如此。

图 | Alphabet 的其他"赌注"是一些费钱的爱好(来源:Statista)

今年,在继 4000 万美元收购一项智能手表技术之后,Alphabet 又花费 21 亿美元收购了可穿戴设备制造商 Fitbit。谷歌的可穿戴设备系统 Wear OS 已经挣扎了许久,有专家认为,目前尚未看到谷歌进行这些收购的可行性和必要性。有理由相信,这个项目会像 2015 年"谷歌眼镜"被划归智能家居部门一样,成为"大刀部"重点关心的对象之一。

种种动作表明,Alphabet 会在新项目上烧钱,但这些钱,并不会无止境地花下去。目前尚没有看到拉里·佩奇公开对量子计算发表评论,量子计算是否会在博得眼球之后被他束之高阁,还是会成为 Alphabet"以利为先"商业定律中的一个例外?还得时间来作答。

阅读原文
iChuk:dynamicichuk4.0 强力驱动536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