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资讯 > [评论]回来的滴滴顺风车 回不来的“绝对安全”
2019年11月3日,北京的夜间寒意非常明显,加上第二天是工作日,街上的行人也不多了。由于路程较远,所以正在朋友家中做客的范女士于当晚9点在嘀嗒平台预定了一辆顺风车,30分钟后车辆就到了指定地点。只不过,该辆车并非京牌。

如果只是独自出行,范女士会和大多数乘客一样选择拒绝乘坐,转而选择更受信任的出租车,甚至是专车。不过,当晚有先生的陪伴,她才上车了。

“嘀嗒平台上的顺风车很多都是外地牌照。”范女士说,如果独自在晚上坐的话,还是感觉不安全。2017年初的进京证新规已经明文禁止外地牌照在京提供网约车服务。

在2018年8月27日,因为连续出现两例顺风车司机恶性伤人事件,滴滴宣布无限期下线顺风车业务并进行整改。因为经济实惠,顺风车一度是用户出行的首选。自滴滴顺风车下线整改后,嘀嗒、哈罗出行、高德地图先后提供顺风车服务。

除此之外,曹操出行、新成立的T3出行也加快扩张的步伐,并以新能源或安全性为主打。

但真正的安全却从未到来。

今年10月在广州再次发生一起顺风车司机恶性伤人事件,一位在白云机场工作的女士当天中午在嘀嗒约了一辆顺风车去单位开会,没成想上车后被司机带到陌生地点并遭遇持刀抢劫。

由于抢劫金额未达预期,这名顺风车司机将该名女士的衣服脱下并拍摄照片,以此向她索要更多钱财。这名女士的生命安全并没有受到伤害。被放走后,她在同事的建议下选择报警。幸运的是不久后该名顺风车司机被广州警方抓获。

包括范女士在内的绝大多用用户都没有想到,在这样的背景下,滴滴顺风车宣布重新上线。

11月6日下午,滴滴顺风车在滴滴出行app公布了最新的顺风车产品方案,同时宣布将于11月20日起,陆续在哈尔滨、太原、石家庄、常州、沈阳、北京、南通7个城市上线进行试运营。

滴滴在方案中提到,平台将引入失信人筛查机制,并积极探索与第三方信用产品企业合作方式,以便进一步提升用户准入门槛。

同时,在试运营期间,滴滴将首先在试点城市提供5:00-23:00(女性为5:00-20:00)、市内中短途(50公里以内)的顺风车平台服务。在试运营期间,滴滴平台不收取信息服务费。

滴滴的方案中核心信息有三点:针对用户引入失信人筛查机制和个人征信;女性用户使用时间受限严格;试运营期间用户支付的费用,滴滴不会进行抽成,100%给到司机。

滴滴创始人兼CEO程维将这一次回归称为“怀着敬畏之心再次出发。”但是,这一次摆在滴滴顺风车眼前的又是坦途吗?

滴滴在争议中小心翼翼中前行

滴滴顺风车业务一位内部人士向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表示,在首批7个城市上线试运营后,滴滴将会根据运营城市的用户反馈进行优化改进,随后才能决定下一步开城计划。

“用户的声音和反馈是我们的KPI。该名人士表示,滴滴接下来还将持续通过各种方式和用户进行交流。据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从滴滴内部了解到的信息,首批开放试运营的7个城市是滴滴基于城市位置、规模等特点进行考量,从而确定了名单。

此外,滴滴针对女性用户的限制条款也引发了争议。

滴滴将女性用户使用顺风车服务的时间限定在每天的5:00-20:00。也就是说,女性用户在晚上8点后无法再使用顺风车服务。

滴滴总裁柳青在个人微博谈顺风车对于女性用户的限制条款

但是滴滴的小心翼翼不无道理。不管是2018年5月发生在郑州,还是8月发生在浙江乐清的事件,受害者皆为年轻女性,而施害方均为男性。由于女性和男性对比在力量等方面均存在不足,处于弱势地位。

滴滴顺风车业务内部人士对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表示,目前公布的是顺风车小范围试运行方案,属于顺风车公开征集意见的一部分。未来正式上线的方案,将根据社会各方的意见反馈持续不断完善。

滴滴总裁柳青也在11月6日夜间现身说法,表示这是“一款最难用的顺风车产品”,但面对安全问题,滴滴是在如履薄冰地试运行,还是希望用户给滴滴多一点时间。

“如履薄冰”正是滴滴当下心态的体验。除了针对女性乘客的特别规定之外,滴滴还在用户端升级了多个条款,旨在提升用户的准入门槛。

在车主准入条件上,滴滴添加了两条全新条款——要求车主注册的车辆登记在个人名下,并且在整改期间会清退平台中车龄大于10年的车辆。

滴滴顺风车业务一名内部人士对凤凰网科技表示,顺风车重新上线后,原本的顺风车主并不需要全部重新申请,一部分不合规车主被清退,而针对信息有问题的车主,则需要上传新的资料以提供审核,并将核验三证升级至全量审核证件信息。

在安全功能上,滴滴新增了车主到达上车点人脸识别、自主录音、路线偏移/异常停留提醒、女性安全助手以及安全专线。并将之前的一键报警升级为110报警,用户在遇险时可以直接拨通110报警,并且由滴滴后台将车辆位置信息提供给警方,提高处险效率。

而在交易流程上也有很大的变化,车主选择乘客改为司乘双向确认,附近接单功能被下线;顺风车主还需要设置常用地点,并只能在固定路线出行,此前无此功能。

最大的变化则是对于接单量的限制改为了按照当地政策要求限制接单数量。比如,哈尔滨规定驾驶员提供合乘服务每车每日不超过2次。北京市交通委规定合乘只能一天不超过2次。太原则规定每辆私人小客车或每个驾驶员累计每日提供合乘服务不得超过4次。此前,滴滴在各地的限制较为宽松,甚至导致许多不符合网约车要求的车主开起了专职顺风车。

不过对于滴滴来说,这一方案还有潜在的风险。滴滴宣布在新方案中引入失信人筛查,可公开查询到的失信被执行人无法注册成为顺风车主。这一规定的诱因很大程度上是乐清事件中的犯罪嫌疑人钟某因为赌博在网络借贷平台欠下债务,并在开滴滴顺风车过程中伺机抢劫女性乘客财务,以偿还债务。

但是作为信息服务平台,滴滴无法使用个人信贷和信用数据库,只能谋求和第三方信用产品合作,而当今比较广泛使用的第三方信用产品则是蚂蚁金服的芝麻信用和腾讯微信支付分。

滴滴对凤凰网科技表示,这些合作还在进行中,如果有新的进展会及时对外发布。此外,滴滴还向凤凰网科技透露,目前这个行业(顺风车)没有明确的安全标准可以参考,所以滴滴顺风车与中国交通运输协会、行业多家企业已经在共同推进顺风车团体标准的建立。

一位经常往返于市区和首都机场的男士顺风车用户在接受凤凰网科技采访时表示,滴滴顺风车的回归对于缓解打车难有一定的帮助,滴滴在安全措施上有许多升级,但是效果如何还有待时间检验。

安全之外,滴滴的另一座大山

在知乎上有一位用户如此评价滴滴顺风车的回归,“滴滴现在就是处于十年怕井绳的惊惶状态。”

滴滴拥有超过5亿用户,是中国最大的的出行平台,提供日常生活衣食住行中最重要的内容之一,保障用户的安全自然是其重中之重。

滴滴在宣布顺风车业务无限期下线整改后,创始人兼CEO程维喊出“all in 安全”的口号,他强调“没有100%的绝对安全,但滴滴会付出100%的努力。”为此,滴滴每年在安全保障上的投入将超过20亿元,并且只会增加不会减少。

但是,滴滴的顺风车业务在出行业务中的占比却非常小。在顺风车业务下线整改前,根据公开资料的不完全统计显示,顺风车的全天订单总数在100万-200万单之间,而滴滴全天的出行订单总数则在2000万-3000万单,顺风车订单在其中的占比不超过10%。

此外,滴滴顺风车业务在下线期间,市场也被进一步蚕食。2019年2月,哈啰顺风车在全国正式上线,趁着春运期间出现的打车困难,哈罗出行迅速分食一部分顺风车市场。

2019年9月,嘀嗒出行宣布用户突破1.3亿,车主数量突破了1500万,其中很大一部分增长是来自于滴滴的顺风车用户和车主。

在接受凤凰网科技采访时,滴滴表示,滴滴到今天为止还是一个亏损的公司。和网约车一样,此前顺风车平台的收入,事实上很大一部分都会作为整个业务线的运营费用以及车主和乘客双方的奖励补贴发放。

一方面是不断扩大的成本和亏损,而另外一方面,滴滴却还要继续承担“安全责任”及源源不断的争议。

不过,滴滴仍然是市场占有率第一的出行平台,只是变得更加小心翼翼。

阅读原文
iChuk:dynamicichuk4.0 强力驱动53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