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资讯 > 工程院:中国8类产业对外依赖度极高 部分关键技术受制于人
21世纪经济报道10月16日消息,10月15日,“2019国家制造强国建设专家论坛(宁波)”在浙江宁波举行,论坛上,21世纪经济报道从国家制造强国建设战略咨询委主任、中国工程院原院长周济处获悉,中国工程院近日对26类制造业产业开展了产业链安全性评估。

结果显示,中国制造业产业链60%安全可控,部分产业对国外依赖程度大,其中,6类产业自主可控,占比23%;10类产业安全可控,占比38.5%;2类产业对外依赖度高,占比0.77%;8类产业对外依赖度极高,占比30.8%。

周济称,部分产业链存在严重的“卡脖子”短板,包括集成电路产业的光刻机、通信装备产业的高端芯片、轨道交通装备产业的轴承和运行控制系统、电力装备产业的燃气轮机热部件,以及飞机、汽车等行业的设计和仿真软件等,这些产业基础能力弱,部分领域核心关键技术受制于人,存在隐患。

图:周济在2019国家制造强国建设专家论坛(宁波)上发表演讲

上述论坛上,周济指出,我国制造业具有全球最完整的产业链条,中国制造业规模居全球首位,是全世界唯一拥有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世界500余种主要工业品中,中国有220余种工业品产量居世界第一,如钢铁、汽车、手机等。

不过我国制造业整体处于全球价值链中低端。周济表示,2019年,中国工程院对26类有代表性的制造业产业进行国际比较分析,分析结果显示,中国的这些产业中,

世界领先的产业有5类,分别是:通信设备、先进轨道交通装备、输变电装备、纺织、家电。

世界先进产业有6类,分别是:航天装备、新能源汽车、发电装备、钢铁、石化、建材。

与世界差距大的产业有10类,分别是:飞机、航空机载设备及系统、高档数控机床与基础制造装备、机器人、高技术船舶与海洋工程装备、节能汽车、高性能医疗器械、新材料、生物医药、食品。

与世界差距巨大的产业5类,分别是:集成电路及专用设备、操作系统与工业软件、智能制造核心信息设备、航空发动机、农业装备。

此外,周济指出,中国产业链还存在严重的“卡脖子”短板。

2019年,中国工程院对26类有代表性的制造业产业还开展了产业链安全性评估。评估结果显示,我国制造业产业链60%安全可控,部分产业对国外依赖程度大,其中,6类产业自主可控,占比23%,10类产业安全可控,占比38.5%;2类产业对外依赖度高,占比0.77%;8类产业对外依赖度极高,占比30.8%。

周济指出,中国产业链“卡脖子”短板开始暴露,这包括集成电路产业的光刻机、通信装备产业的高端芯片、轨道交通装备产业的轴承和运行控制系统、电力装备产业的燃气轮机热部件,以及飞机、汽车等行业的设计和仿真软件等,这些环节仍需进口,产业基础能力弱,部分领域核心关键技术受制于人,存在“被卡脖子”的隐患。

图:周济与浙江省委副书记、宁波市委书记郑栅洁,浙江省人民政府副省长高兴夫等人参观宁波工业强基和创新产品展示

周济认为,对于这些“卡脖子”的关键技术(如高端芯片、核心软件、关键材料等)和直接关系到国防安全、经济安全的战略必争产业(如5G、人工智能、集成电路等),建议实施“突破工程”。

“突破工程”是指发挥“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政治优势和体制优势,发扬“两弹一星”精神,倾全国之力集中攻关,由国家制造强国领导小组直接领导、统一指挥,实行特殊状态下的特别创新政策和产业政策,力争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突破“卡脖子”技术,发展战略必争产业。

同时,他认为对于补强工业基础技术和关键装备,要实施“短板工程”。

“短板工程”是指集中力量攻克“短板”基础技术,如基础元器件和零部件、基础材料、基础工艺、基础软件和开发平台等;集中力量攻克“短板”关键装备,如工作母机、电子制造装备、智能检测装备等。

“我们建议组织有关部门,梳理出关系到国计民生、国防安全的‘短板’基础技术和‘短板’关键装备,中央地方联动,国企民企齐动员,力争在较短时间内补上‘短板’。”

此外,周济认为,中国还要实施“卓越工程”,做优做强新兴产业和优势产业。

首先是培育世界领先产业。

一是巩固提升我国通信设备、轨道交通装备、电力装备三大产业的世界领先地位。

二是着力提升航天装备、海洋工程装备及高技术船舶、新能源汽车三大产业,努力赶超世界最先进水平。

三是做优做强纺织、家电、钢铁、石化、建材五大传统优势产业,培育成为世界领先产业。

四是着力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高档数控机床和机器人、航空装备、农业装备、新材料、生物医药及高性能医疗器械,努力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其次,在此基础上,要创建世界级先进制造业产业集群。同时培育一批世界一流的大企业与“专精特新”的冠军企业。

阅读原文
iChuk:dynamicichuk4.0 强力驱动49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