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资讯 > [评论] “我们所度过的平凡的每一天,也许就是连续发生的奇迹”
十多年前是刚刚向着高清电视过渡的阶段,这些动画在今天回头看,似乎就像是刚刚出来没多久一样,完全体会不到时光的流逝。然而,在那个还可以匿名盖楼喊“贾君鹏你妈喊你回家吃饭”的年代,又有相当多的事情和现在不一样。

本文首发于航通社,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航通社微信:lifeissohappy 微博:@航通社

全文约 4100 字

书航 7 月 18 日发于北京

今天,日本京都动画工作室遭遇纵火,截至动笔(18 日 20:40)已有 33 人死亡,36 人受伤。

受损的是第一工作室,意味着最关键的作画人员,和储存的珍贵的原画档案,都可能在持续 5 个小时的烈火中付之一炬。

昵称为“京阿尼”(取 KYOto ANImation 的 KYOANI)的京都动画,其作品是带领我进入 ACGN (“动漫”)奇幻世界的敲门砖。

部部皆经典

2007 年,还在高考之后的悠长假期里的我,在小伙伴家里的电脑屏幕上,第一次看到那个出场自带耀眼光线,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孩——凉宫春日。此后大学四年,我的闲暇时光都在跟舍友一起追每季度新出的动画(新番)中度过。

那几年,恰好是京阿尼作品在各方面都算得上巅峰的几年,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片子有好多好多:

凉宫春日系列创造了史上最生动的“三无少女”形象之一——长门有希:

男主角阿虚可能是所有动画角色中最擅长吐槽的之一,贡献了相当多的名言警句:

片尾曲的 5 人舞蹈“团舞”,开创了可能是第一个席卷全世界的宅舞快闪浪潮,在无数学校的联欢会和毕业典礼上出现,甚至有监狱让犯人一起跳。这是 B 站后来出了名的舞蹈区的滥觞。

而《幸运⭐星》则让像宅男一样,沉浸于二次元世界的少女泉此方脱颖而出,她和父亲其乐融融地一起打游戏的画面,引发不少观众“生女当如泉此方”的慨叹。(放心,他们不会有老婆,也不会有孩子。)

此方的好朋友柊(zhōng)镜则是一个教科书式的“傲娇”人物。

在我打开通往新世界的大门之后,下一步就是马上如饥似渴地复习京阿尼此前的经典作品。

京都动画包办了游戏公司 Key 的催泪弹三部曲,把三部“少儿不宜”的游戏作品改编成了老少咸宜的合家欢……不对,合家哭系列,感人至深,催人泪下。

《Air》的主题曲因为男主名为“国崎往人”,被昵称为 ACG 领域的“国”歌。动画版选定的结局是最悲惨的一个,无论做什么,都抵挡不住女主角神尾观铃迈向她生命的终点:

而《Kanon》和《CLANNAD》在 20 多集的篇幅中塞进了所有少女的选择线,让不管是喜欢哪个女孩的玩家都会非常满足。

其中,《Kanon》给观众强势安利了鲷鱼烧这种小吃,后来我专门吃过一回,感觉跟《哆啦 A 梦》的铜锣烧一个味儿:

《CLANNAD》则因为男主给太多女孩的好感度点到满,“后宫”们终于要求他做出选择,于是有了第 18 集中,男主用简简单单的一个动作,同时向四个少女群发好人卡的经典镜头,史称“CL18”,看得不少男同胞扬眉吐气:

后来,京阿尼又陆续出了大热的《轻音少女》(K-ON!),校园悬疑题材的《冰果》,以及搞笑无厘头的《日常》。

啊,还有描写女孩之间细腻感情的《吹响吧!上低音号》,让眼罩跟“中二病”牢牢捆绑在一起的《中二病也要谈恋爱!》,以及小两口感情甜到粘牙,让不少情侣做了头像的《玉子市场》……

这就是京都动画。这就是京阿尼。

过去的好时光

回到十多年前,因为当时是刚刚向着高清电视过渡的阶段,这些动画是最早一批采用 16:9 而不是 4:3 的画面比例拍摄的,也因此它们在今天回头看,似乎就像是刚刚出来没多久一样,完全体会不到时光的流逝。

然而,在那个还可以匿名盖楼喊“贾君鹏你妈喊你回家吃饭”的年代,又有相当多的事情和现在不一样。

比如,当年中国制造还以“山寨”闻名于世,有本小学课外读物封面临摹了阿虚和春日的画像,但人物画得极其丑陋失真(画“崩了”),遂以其出版社之名被誉为“凉宫哈尔滨”:

而《AIR》的主角神尾观铃,她的名字也给了国内一个倔强的学生以灵感,他单枪匹马画了 2 年,产出一部 50 分钟的动画《上官海铃》。

那年头,中国动漫根本没有“产业”可言,满坑满谷的是喜羊羊、虹猫蓝兔(其实也不差,只不过不能全是这种类型),《雷锋的故事》(这个真的很差;据说制作经费是 2100 万元)等东西。

《上官海铃》和同样单枪匹马去做的《打,打个大西瓜》一起,被看作是国产动画的“独苗”。从那个时代走来,看着现在 B 站单独一个单元的“国创”,有些也能打回到日本本土市场,配上日语配音,真是觉得恍如隔世。

一方面没有合适的替代品,另一方面不像现在这样实行滴水不漏的监管,中国网民可以相对比较自由地观赏日本动画片。

而且,因为搬运工和字幕组的贡献,国内还可以比大部分日本人都更早看到最新一集。这是因为日本地方电视频道不是全国播出,而同一部动画需要按不同地域,在不同的时间段分开排片。当时,在日本网民中甚至产生了采用技术手段“翻”回中国来看优酷土豆的需求。

另一点是,2008 年代并不是哪里都有宽带,更不存在移动互联网这种东西。为了方便下载和手机追看,动画会被网站压缩成各种清晰度不同的格式,而相应剧目的百度贴吧里,总有勤劳的小蜜蜂给每一集的画面截图,并配上剧情梗概。

在那个精神食粮极为富足的年代,我们无忧无虑地过着平凡的每一天,而且校园生活本来也不需要太担心什么。只是在多年后回忆起来才发现,对于宅们来说,那几年真的是天堂一般的日子。

当时只道是寻常

2015 年,我写过当时自己对《CLANNAD》的评价 [1] 。那时候,我已经脱离了学校的无菌仓,工作和生活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就像现在每一个漂着的年轻人、中年人一样。

所以,在学校让我哭的稀里哗啦的大团圆结局,成了后来我觉得最遗憾的地方。

“当然啦,Key 三部曲都有一样的问题,就是‘奇迹’——明明觉得不可能,在理论上不存在的事情之外的可能性,在最后出现。也许只是为了要给人们一个心理安慰。这样也拉开了故事主角与正在玩游戏的你之间的距离。因为你知道在你所生活的现实当中,奇迹是不可能发生的。”

“现实当中更多的是不美好,没有大团圆。没有那么多人看得上你,你是不良少年就断绝了和渚(女主角)那样温婉美好的女子接触的可能性,后面的故事也不可能好受。倒不如说,一开始在坡道上遇见本来就已经是一个奇迹,而这个奇迹会用光现实中我们所有的运气,最后还是以闷在书山题海中永不相见收场。我们生活的环境里头,也不知道哪里会有那么多青梅竹马,大家都生活在单元楼里面。当然了,更不可能会有因为执念没有完成而留在地面的‘地缚灵’什么的。”

“就算不玩 CL,我们也一样会遇到其他的心灵鸡汤,广泛地存在于各种微博段子手和微信营销号中,也存在于我们的语文课本和读者知音里面。问题是,如果作为论据的故事本身就存在虚假的成分,就是编造出来的,它的发生不符合逻辑,让我们看不到这些梦想照进现实的可行性,那么它的存在,对于我们来说就越来越是一种欺骗。”

“而沉醉在这样的白日梦中,甚至为这样的梦境辩护,不惜在跟人吵架的时候动真格地生气,这就让你变成了无可救药的厨(指痴迷到不正常的爱好者)。沉醉在故事当中会让你忘记现实,但这并不是这个作品希望看到的——假如在赚钱之外它还有其他更高追求的话。”

当时我没想到的是,后面还能发生更糟糕的事。

五年前,《成都日报》有评论《警惕“哆啦A梦”蒙蔽我们的双眼》 [2] ,写道:

“‘蓝胖子’带着日本政府柔性推广自己的使命,出现在许多中国城市的街头,展现日本所谓的核心价值——‘尊重和友谊’。在这一文化推广活动背后,我们必须清楚其背后隐含的极强的政治意义。”

当时我们把这当成国际笑话,现在已经没人笑得出来。

6 月 28 日发布的一份《集中开展网络音频专项整治》的通报中,赫然写道:“有的网络音乐平台传播所谓‘色系神曲’,宣扬‘二次元文化’、‘亚文化’”。[3]

原本能堂堂正正地说出来的“二次元文化”一下子成了过街老鼠。我的青春期记忆也差不多“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最近,B 站大规模下架番剧,后来又回炉上架的剧集中,有不少打上了“圣光”,或者像《武媚娘》一样被放大剪掉了胸部。

当我回头寻找当年记忆中那些故事的时候,却发现存在百度网盘里的副本,全都变成了“该内容因违规而无法查看”的提示。一些原本刊登动画剧情小说的网站,彻底关闭掉了。而作为动画改编依据的一些游戏,更是不可能再在任何地方找到。

此时,B 站已经“洗白上岸”,其内容绝大部分已经不再和二次元有关,它的“泛二次元”多了一个“泛”字,让它和最初一批拥趸渐行渐远。

吃水不忘挖井人,京阿尼出了这么大的灾难,原本就是靠着“岛国动漫”起家的 B 站,于情于理也应该表示一下关心。

然而,人与人之间越来越缺少基础的共识,谁都害怕有人拿着“勿忘国耻”什么的说事。B 站只能悄咪咪的把“番剧”分类的子页面变成黑白,聊表寸心。

结论

我觉得,此刻也不必再提什么 08 年汶川地震时,日本救援队和捐款的陈年旧事。

只需要知道一个简单的事实:这是一起由恶意纵火引发的,死伤 70 余人的严重袭击事件。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它发生在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都值得我们去哀悼和慰问。

而对于我自己,对于任何一个从京阿尼的动画片里收获温暖、感动、欢笑、泪水的人,我们更是延绵出无尽的思绪,这关乎我们自己的个人记忆。

在什么年龄,有适合什么年龄读的书,听的歌,看的动画。2015 年,不再喜欢《CLANNAD》的我,对京都动画另一部作品,搞怪离奇的《日常》大加赞赏。

因为当时我已经认清了自己不会是世界,或者微信朋友圈的主角的现实。作为一个配角,我觉得《日常》是一部对配角的赞美诗。

《日常》的结尾有这样一句话:

“我们所度过的平凡的每一天,也许就是连续发生的奇迹。”

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我们的记忆逐渐模糊和尘封,乃至被主流否定。我们和下一代有了说不清道不明的代沟,也不知如何沟通与和解。我们眼睁睁看着巴黎圣母院,和"动画业界的巴黎圣母院"相继毁于大火,惊叹于它们原来那么容易,就可以被毁掉。

平常过着的每一天,我们躲过了多少自然灾害,交通事故,突发疾病的威胁;我们或者仍在原本熟悉的工作岗位上,或者虽被炒了鱿鱼,但还有后路,或者也没有后路了,但总归这一天还是活了下来的。

每个人,只要他平安度过了这一天,不都是经历了无数奇迹才达成的吗?

京阿尼灾难的一天,是属于它的奇迹消失的一天。且让我迷信一回,重新翻开《CLANNAD》,再读一次让人死而复生的传奇故事,从中祈祷在现实中也真的有差不多的奇迹发生,把不可能的变成可能。

[1]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3281122/answer/65601365

[2] http://politics.people.com.cn/n/2014/0926/c1001-25741636.html

[3] http://www.cac.gov.cn/2019-06/28/c_1124685210.htm

寻求转载授权,请联系航通社助理(ID:hangtongshe)或发邮件给 coop@lishuhang.me

相关文章:

京都动画催泪动画电影《声之形》北美上映

老厂《京都动画》突遭大火多人死伤!嫌犯亲口承认故意放火

疑为京都动画表示哀悼 B站网页端番剧页面变成黑白

阅读原文
iChuk:dynamicichuk4.0 强力驱动62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