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资讯 > 特朗普硅谷“捉妖记”:以反垄断为由向科技巨头挥刀
尽管特朗普强烈担心自己在Twitter上是不是“掉粉”,算得上一个科技迷,但是自2016年入主白宫以来,其“反科技”的标签一直贴身相伴,甚至在多个场合毫不掩饰对硅谷巨头们的Diss。近日《纽约时报》等媒体报道,特朗普政府正计划对Facebook、谷歌、亚马逊和苹果等科技巨头展开调查,以明确他们是否到了“大而不倒”、抑制竞争的地步,是否正在侵犯消费者隐私,是否威胁数据安全等问题。

进展迅速——以至于这两天FTC(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和美国司法部这两家机构已经达成分工:FTC调查亚马逊,美国司法部则盯住谷歌。

实际上,这两家机构早就有过协议:前者有权调查苹果和谷歌,后者有权监管Facebook和亚马逊。照现在的进度来看,正符合这种分法。

据了解,这种调查是以美国盛行的听证会形式进行,会要求科技公司提供相关文件,传唤相关人员。美国众议院最高竞争委员会主席、众议员戴维·西克莱恩(David Cicilline)是这项政策的宣布人,其办公室表示,科技公司的创新造成了“不断升级的危机”,侵犯了隐私,造成了媒体的资金紧张。

巨头表态

针对这项调查,亚马逊、谷歌、苹果和Facebook等表达了态度:

亚马逊:欢迎来查。

谷歌:我担心,如果你为了监管而进行监管,会产生很多意想不到的后果。你知道,比如说像人工智能这样的技术,它将对我们的国家安全产生影响,它也关系到社会的其他重要领域。因此,我认为,在这些技术中拥有领导地位是很关键的。(谷歌CEO Sundar Pichai)

苹果:审查是公平的,而且我认为我们应该接受审查。但如果你看看任何关于苹果是否垄断的衡量标准,我不认为任何理性的人会得出苹果是垄断的结论。我们的份额要小得多,在任何市场中我们都不是支配地位。我们不是垄断者。(苹果CEO库克)

Facebook:不予置评。

数据显示:99%的智能手机预装了谷歌和苹果操作系统;谷歌独揽90%的搜索引擎市场;美国半数网上销售出自亚马逊;谷歌和Facebook共同占有2/3的线上广告市场;Facebook以不透明的方式收集和开发24亿个人数据。

很明显,这项调查的背后是特朗普对硅谷一贯政策的延续。

启动调查内因

对于亚马逊来说,目前是全球电商第一,占全世界40%份额,云计算也是全球第一。对于苹果来说,AppStore收取的高额“过路费”加大了对手经营难度;谷歌的搜索、广告和手机让对手处于下风,在用户隐私追踪上备受质疑。

这项调查的发起人西克莱恩强调过,这次调查不会针对特定公司展开,而是大范围,聚焦“互联网已经崩溃”的现象与事实。

他曾公开批评Facebook以抄袭和收购来参与竞争,巩固了自己的地位,却搅乱了市场。他在6月4日“剧透”亚马逊和苹果将是最早接受调查的对象。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杰罗德·纳德勒(Jerrold Nadler)也在此基础上进一步“补刀”:“开放的互联网给美国人带来了巨大的好处,包括经济机会激增、大量投资以及在线教育的新途径。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有些‘看门人’已经开始控制在线商务、内容和通信的关键动脉。”

谷歌被最早针对,广告业务可能是重点。

据统计,谷歌是全球数字广告的最大玩家。市场研究公司eMarketer的数据显示,2019年谷歌的数字广告营收份额为37.2%,虽然有所下降,但仍然遥遥领先于第二位的Facebook。甲骨文、Yelp此前都声称在谷歌在该领域有不公平的行为。

但隐私问题、中国版搜索引擎也是特朗普政府依依不饶的话题。

在2018年12月11日,谷歌CEO Sundar Pichai在国会山接受众议院共和党领袖凯文·麦卡锡质询的一个尖锐问题:“美国的科技公司是自由的工具还是控制的工具?”其意指4个方面:搜索引擎在政治上是否带有偏见?是否正在推出中国版搜索引擎?内部是否存在“抵制特朗普”现象?是否窃取消费者信息?

尽管Sundar Pichai睿智地应对了这3.5小时的炙烤,但是在欧洲,谷歌依然会遭遇强大的GDPR的处罚。2019年1月22日,法国监管机构对谷歌开出了首笔GDPR罚款,金额达5000万欧元(约5700万美元),理由是:谷歌未向Android用户正确披露其数据如何被收集,并向用户违法推送个性化广告。

在此前的2018年7月,谷歌更是被欧盟因手机操作系统的事处以50亿美元的罚款——虽然当时的特朗普立马跳出来说“谷歌是一家伟大的公司”,但吃瓜群众并不知道这种发声意味着什么。

微软虽然不在此次调查的名单之列,但是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对特朗普也一直不是很感冒:2018年,比尔盖茨拒绝了担任特朗普科学顾问的两次邀请,理由是“不是在充分地利用自己的时间”。

苹果与特朗普走的“很近”,其CEO库克多次出入白宫,甚至可以与特朗普隔空互动

在2019年3月的一次劳动力政策咨询委员会的会议上,特朗普称赞库克为美国商界所做的工作,不过,他却将库克的名字误称为“Tim Apple”。随后,库克作为“回应”,直接把推特的用户名改成了“Tim Apple”。

但在一些大型问题上,库克与特朗普的观点并不一致。据此前报道:

2017年2月,特朗普签订入境限制令,禁止一些穆斯林国家的人入境美国。禁令颁布后,库克就曾公开地表达了明确的反对和谴责态度,并且还向发出电子邮件,表明如果没有移民,就不会有现在的苹果。不仅如此,苹果还在谷歌发起的法庭之友行动中签名,反对移民禁令;

2017年6月,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库克对此也十分不满,他再次向苹果公司工作人员发电子邮件,重申公司对气候变化的立场,并抨击了总统的决定;

2017年9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废除“童年抵美者暂缓遣返(DACA)”移民计划。为此,库克再次员工发出一封邮件,他在邮件中指出,公司将与国会议员展开合作,制定出一套合法的解决方案,以此来保护移民者的孩子们。

就最近的中美贸易战中中国是否会打击苹果的问题,库克直截了当的表示:“中国一点也没有针对苹果。实话说,我不认为会发生这种事。”

特朗普的忽远忽近

特朗普与硅谷的关系并非是“老死不相往来”,而是忽远忽近,捉摸不定。

早在2016年12月15日,刚刚竞选成功成为候任总统的特朗普,在纽约特朗普大厦组织了一场与13位科技大佬的会面。在当时,这一批大佬当中大部分支持的是特朗普在总统竞选中的对手希拉里女士,有些甚至公开反对特朗普,有过一些“隔空骂战”,这让当时那场会面显得引发关注。

此图为当时的座次,我们依稀看到图中商界大佬名单在列。

1、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亚马逊总裁兼CEO

2、拉里·佩奇(Larry Page),AlphabetCEO

3、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FacebookCOO

7、蒂姆·库克(Tim Cook),苹果CEO

8、萨弗拉·卡茨(Safra Catz),甲骨文联合CEO

9、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特斯拉和SpaceXCEO

13、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微软CEO

14、罗睿兰(Ginni Rommety),IBM总裁兼CEO

15。罗卓克(Chuck Robbins),思科CEO

19、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Alphabet执行总裁

20、亚历克斯·卡普(Alexa Karp),Palantir

21、科再奇(Brian Krzanich),英特尔CEO

那一天,特朗普带上了他的过渡团队,带上了儿子、女儿和女婿,想充分证明自己的“亲民”与“友好”。

2016年那场大选中,硅谷精英们前所未有的联合在了一起,经常Diss特朗普。特朗普在大选中大肆宣扬修改移民政策(后来果然在美国与墨西哥交界处修起了边境墙),这招致了以开放包容文化为核心的硅谷的强烈反弹。埃隆·马斯克非常直白地说过“想用自己家研造的火箭送特朗普上太空”,而谷歌算法则在当时更倾向于希拉里当选。

亚马逊CEO杰夫·贝佐斯虽然在那次大选中与特朗普掀起过一次骂战,但在这次会面前被特朗普钦点要参加,估计是顾及股东利益,他没有缺席,但全程神情凝重,不苟言笑。

但是,在特朗普稳扎稳打坐上总统宝座之后,就开始了一系列针对硅谷巨头定制的“打击”。

2016年,特朗普责备Facebook雇用过多外国员工,让本国员工失去工作;后Facebook被指帮助俄罗斯干扰美国大选,至今仍陷泥沼。

2018年7月,特朗普诟病亚马逊CEO贝佐斯购买《华盛顿邮报》是有避税嫌疑,称《华盛顿邮报》是亚马逊公司“昂贵的游说者”,并宣称这家巨头零售商存在“巨大的反垄断”问题。

2018年8月,特朗普在推特上说谷歌制造假新闻,其算法将“笨蛋”的搜索结果呈现为特朗普的照片。

2018年10月,美国联邦调查局FBI要给涉嫌恐怖袭击的嫌疑犯的iPhone手机解锁时,招致了苹果的“不配合”,理由是侵犯用户隐私,特朗普号召大家抵制苹果。

对于谷歌,特朗普重点着墨。

他曾发过一条推特内容为:“在查询‘特朗普’相关的新闻时,搜索结果只显示一些虚假的、负面的新闻,这很糟糕!公正的媒体被排除在外,非法新闻大行其道!这可能是搜索结果被操控所导致的!”


美国网民在特朗普的推特文下的留言图,来源:twitter

看得出来,特朗普真的hin生气。

不仅因为大公司们“大而不倒”,还在于压制共和党人言论。但谷歌第一时间对“政治偏见”问题予以否认,但承诺会改进搜索算法。

我们知道,在近期接连发生的贸易战中,特朗普的一贯主张是美国工人的工作机会被“窃取”。这其中,他坚决认为是国内大公司(以硅谷为主)将工作机会开放给了外国人,导致美国失业者数量居高不下(在亚马逊选择第二总部时,亚马逊也将解决当地就业作为重要谈判筹码)。

可以说,在美国国内的企业,尤其是硅谷巨头,一直在这条红线上来回“踩”——在他们的经验里,雇佣国外高技术人才是低成本的,而本国的劳动力成本太高,导致企业全球竞争力的下降。

AI等新技术的发展也是特朗普政府重点关注的领域。微软、谷歌、亚马逊等公司的AI技术发展如日中天,正深入到工厂、航天、医疗、金融等传统领域。虽然政府的订单大多是数十亿美金,但是硅谷巨头向来是工程师文化主导:比如谷歌员工一旦联名反对,谷歌高层就宣布与国防部合作的人工智能项目Maven不再续签。这在某种程度上,也加深了政府行政文化与科技公司工程师文化之间的冲突。

特朗普:我为了他们好

可以看到,在奥巴马那届政府之后,特朗普的这一届班子对科技公司普遍没有好感。

在美国,提议分拆硅谷巨头的传统以来已久,不过最近掀起这个高潮的有两次:一次是美国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Warren)女士的提议,一次是Facebook联合创始人克里斯·休斯(ChrisHughes)在一篇专栏文章中表示“是时候拆分Facebook了”。

美国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提议分拆科技巨头

但似乎都没有迅速引发强有力政策的跟进,只是促成了一次广泛舆论关注。

特朗普一直默默观察,选择在适当的时候“表达观点”。

在2018年11月,特朗普接受HBO电视台Axios”采访时表示,他的政府正在“关注”针对谷歌、Facebook和亚马逊进行反垄断调查。然而在接下来的讲话中,特朗普却又表示,他其实是想要“帮助”这些大公司。

“我不是想伤害这些公司,我是想帮助他们。只要是涉及反垄断的内容,我们必须给与必要的注意,但我希望他们发展的好。我希望亚马逊、谷歌、脸书都发展好——这些都是伟大的公司。”

当被问及他是否会拆分这些公司时,特朗普说,前几届政府曾讨论过此事,但从未付诸实施。

眼下,特朗普正以“反垄断”为由真正挥刀向硅谷巨头,影响力会如何?结局会如何?白宫与硅谷的关系有哪些化学反应?试待进一步的观察。

文|王刚

阅读原文
iChuk:dynamicichuk4.0 强力驱动58824